精選分享‎ > ‎

好奇心與智商情商同等重要的

張貼者:2018年2月6日 下午8:13Jim Hwang

我們正生存在一個“複雜的時代”,這一觀點似乎廣受支援,這無疑意味著世界永遠比我們所想的更加錯綜複雜。此觀點立足於技術變革的快速步調與我們所創造的大量資訊(這兩者是有關聯的)。然而,想像17世紀的萊布尼茲和18世紀的狄德羅這樣的哲學家,他們就已經在抱怨資訊超載了。他們所提到的“量多到可怕的書本”,比起現在我們所知道的,可能只是極小一部分;但我們如今所知的很多東西,對後代來說,也同樣微不足道。

無論如何,對於在日常生活中掙扎於應對複雜性的人來說,不同時代的相對複雜性其實重要性甚小。因此,也許正確的問題並非“這個時代更複雜嗎?”,而是“為何有些人更能夠管理複雜性?”儘管複雜性基於環境,它也同樣受制於人的性情。具體來說,有三點關鍵性的、能增強我們管理複雜性能力的心理素質:

IQ

正如多數人所知,IQ代表智商,指的是心智能力。但只有少數人願意接受的是,IQ的確會影響到範圍廣泛的現實結果,比如說工作表現和職業生涯的成功。主要原因,是因為更高的IQ使人可以更快地學習與解決新問題。從表面上看,IQ測試似乎相當抽象、更偏向數理,並與日常問題脫節,然而,它們正是預測我們管理複雜性能力的有力工具。事實上,比起預測簡單任務表現,IQ其實是對複雜任務表現更加強有力的預報器。

複雜的環境具有更多的資訊,從而造成了更大的認知負荷,需要我們更多的腦力與深思熟慮;我們不能夠通過直覺判斷系統來操縱它們。IQ是對這一腦力的衡量,正如百萬位元組或處理速度,就是對一台電腦能以何種速度、執行哪些任務的衡量。不出所料,IQ與工作記憶(即我們立刻處理多樣碎片化的臨時資訊的心智慧力)具有顯著相關性。試試在記住一個電話號碼的同時,向別人問路,以及記住你的購物清單,你就能很好地判斷你的IQ了。(不幸的是,研究調查顯示,儘管一些證據表明,根據“用進廢退”理論,工作記憶訓練延緩了老年人的智力下降,但它卻並沒有增強我們處理複雜性的長期能力。)

EQ

EQ代表情商,涉及到我們感知、控制與表達感情的能力。EQ在三個主要方面與複雜性管理相關。

首先,具有更高EQ的個體更不易受壓力與焦慮的影響。由於複雜情境通常牽連甚廣、對人要求更高,因此它們很可能導致壓力與緊張情緒,而高EQ就如同一個緩衝區。

其次,EQ是人際交往技巧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意味著具有更高EQ的人能夠更好地處理複雜的辦公室政治,爭取職業生涯的提升。的確,即使在如今超連接的世界中,多數雇主所尋求的,也並非專業技術,而是軟技能,尤其是對於那些管理與領導崗位來說。

再次,具有更高EQ的人往往更具企業家精神,因此他們更加主動地尋求機會、承擔風險,並將有創意的理念轉化為實際的創新。所有這些都使EQ成為了融入難以確定、無法預測和複雜的環境的重要品質。

CQ

CQ代表好奇商數,意味著擁有一顆永遠充滿渴望的心。具有更高CQ的人,對新體驗的態度更加開放,更具好奇心。他們發現,新穎的東西能使他們興奮,而例行公事則讓他們很快厭倦。他們往往會產生很多新穎的想法,是特立獨行者。對CQ的研究程度還沒有像對EQIQ那樣深,但有證據表明,從兩個主要方面來看,在管理複雜性問題上,它就和EQIQ同樣重要。

首先,具有更高CQ的個體普遍更能容忍模棱兩可的狀況。這一細膩、複雜、微妙的思維方式正好定義了複雜性的實質。

其次,CQ會引領長時間、更高程度的智力投資與知識獲取,尤其是在教育的正統領域,比如說科學與藝術(注意:這無疑與衡量天生智力水準的IQ不同)。學問與專業知識,就如同經驗,將複雜的情境轉化為那些熟悉的情境,因此,CQ正是為複雜問題提供簡單解答的殺手鐧。

儘管IQ難以通過訓練得到,EQCQ卻能夠逐步增強提高。正如愛因斯坦的名言所說:“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才能,不過是有強烈的好奇心罷了。” 

Tomas Chamorro-Premuzic/

Tomas Chamorro-Premuzic是倫敦大學學院的商業心理學教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