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an測評系統‎ > ‎Hogan 專欄‎ > ‎

自我欺騙與領導

張貼者:2018年8月7日 下午7:23Jim Hwang

Self-Deception and Leadership

本文作者為Robert HoganRyne Sherman

兩個看似毫不相干的題材卻有令人訝異的相似之處自我欺騙與領導力。在知名政治人物的生活中,這兩個主題卻常常同時出現。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就是其中的範例之一。讓我們說明為什麼。


我們很好奇為什麼人們會因為自己沒有察覺的理由做特定的事。一方面來看,的確有很多人常常出現一些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的行為模式;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思考,為什麼會這樣?佛洛伊德認為,無意識的想法都是因為他稱之為「壓抑」所產生:心智(自我Ego)的一部分覺察心智的另一個部分(id本我)讓我們做一些很有趣、但是會讓我們惹上麻煩。自我壓抑住本我的意念,因此拯救了我們,至少大多數的時間是如此。但是有時候,本我逃離自我,我們就會使壞。即使如此,自我還是會保護我們,「壓抑」我們所做的行為以及為什麼會這麼做。佛洛伊德還是認為成熟的過程就是用譴責(condemnation)取代壓抑:不成熟的人壓抑自己社會性不適當的衝動,成熟的人察覺自己出現社會上不適合的衝動,但是拒絕這衝動,不付諸行動。

存在主義者(沙特Sartre、卡繆Camus)則是以有趣的方式詮釋佛洛伊德主張的無意識狀態。他們理解人們常常在不自覺的狀況下做出自私的行為,但是他們認為這認知上的缺乏,是因為「自我欺騙」(法語為mauvaise foi惡意),不願承認自己行為理由的傾向。存在主義者認為自我欺騙是一種膽小的狀態,無法面對自己決定的意義。他們認為人們有道義上的義務,必須克服這自我欺騙的傾向。這衍生出兩個問題:(1) 難道人們真的察覺不到自己作出這些行為的原因,還有(2) 他們還是必須為這些行為負責任嗎?佛洛伊德說,「是」跟「不是」,存在主義者的答案則是兩個都「是」。在此,我們認同沙特與卡繆。

佛洛伊德誤解了政治人物。他認為他們是被想要主導他人的渴望所驅動的冷血精神病患。他心目中的政治人物是希特勒跟拿破崙。在我們看來,精神病患很有魅力、吸引人、冷血,但是他們也很衝動、喜愛操弄、同時也沒有什麼生涯規劃。就跟精神病患一樣,自戀的人也有魅力、吸引人、冷血,但是他們跟精神病患不同的,是自戀者通常組織支持者的聯盟。我們相信許多政治人物是自戀的人,他們想要權力和控制,覺得他們應得的,而且會努力去爭取。

個人魅力與自戀息息相關,幾乎可以說,個人魅力就是自戀的代碼。這對於領導力有很大的影響。有魅力的人往往被選為領導的職位,但是有魅力的自戀者通常是毀滅性的領導者。許多資料(如O’Reilly, 2017)顯示,自戀的執行長通常過度自信、不願聆聽他人回饋,被挑戰時出現敵意或好鬥特質。這些傾向都跟過多風險行為、一些不道德行為有關聯,包括逃漏稅、做假帳、圖利自己等等。這些風險行為衍生出錯誤投資、不明智的訴訟、與員工疏離、人才流失、整體財務表現不佳。謙和力是自戀的相反,也有越來越多的數據顯示,當謙和的態度結合適當的自信,就能帶來有效能的領導與組織的成功 (Ou, 2012; Owens et al., 2013)

回到政治人物,他們要的是權力與控制,但是他們身邊圍繞的是一群想法接近的競爭者。為了要擁有權力,他們通常會說他們要為民服務,無私奉獻,毫無私慾。他們的訴求就是為弱勢群組發聲。他們擅於表達自我,很難看到他們背後的意圖。

動物之間溝通的本質就是欺騙。大多數動物溝通,是為了欺騙對手與捕食者。人們的溝通也依循類似的目的。政治人物和其他人之間的不同,並不是他們會欺騙,而是他們如此擅於欺騙,而且他們深知為什麼要如此。除此之外,最好的說謊者就是相信自己所說的人,這也讓我們回到了自我欺騙的概念,連結到歐巴馬,還有班·羅德斯(Ben Rhodes)關於歐巴馬領導術的新書。最近羅德斯在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節目受訪時,他看起來很聰明、談吐優雅,但是也展現自戀、自我欺騙的態度。這樣的觀察也在華爾街日報星期天書評(610)中被提及:「羅德先生的文字吸引人,而雖然他有狡猾的聲譽,對於敘利亞的論述也相當中肯。我們認為他的坦率是因為他沒有自我覺察。他筆下的自己、歐巴馬先生和前總統過去的團隊成員,不僅是悲慘的優柔寡斷、不負責任,同時也是只顧自己、對道德幾乎無感的人。但是我們卻看不出來,羅德斯先生注意到他文字中強烈的攻擊性。

那麼重點是什麼?首先,佛洛伊德是對的,政治人物跟我們一般人不一樣:他們有一種獨特的心理狀態,讓他們與其他人民不太相同。其次,佛洛伊德對這心理狀態的觀點是錯的。即使像是海珊(Saddam Hussein)和阿薩德(Bashar al Assad)這些獨裁者,都不是精神病患,他們是自戀的政治人物,他們不願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成功的獨裁者跟精神病患不同,他們對自己的目標很清楚 - 他們務實、理性,他們為了延續政權,會根據數據做決策。第三,我們這些被選出來的政治人物也是自戀者(布萊爾、柯林頓、歐巴馬、威爾森等等)、充滿個人魅力、吸引人,也自我欺騙。他們誠懇,因為他們相信自己的謊言。當這些政治領袖將他們的國家帶到看起來人道的行為,只是為了延續自己的政權,問題就大了:像是威爾森總統跟二次大戰、詹森和越戰、布希和伊拉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