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gan測評系統‎ > ‎Hogan 專欄‎ > ‎

數位AI時代所需的敏捷領導力

張貼者:2018年2月6日 下午8:06Jim Hwang

As AI Makes More Decisions,
the Nature of Leadership Will Change

By Tomas Chamorro-Premuzic, Michael Wade, and Jennifer Jordan

翻譯:王振宇 睿信管理顧問有限公司組織顧問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January 22, 2018

 

人們可能傾向將人工智能視為對人類領導力的威脅。 畢竟,人工智能的目的在於增加,改進並最終取代人類智能,而人類智能至今仍被廣泛認為是我們人類的主要競爭優勢。 沒有理由相信領導能夠免除AI的衝擊。 事實上,人工智能很可能會取代領導力的“硬”要素的許多方面 - 也就是說,對事實和資訊進行原生認知處理的部分。 與此同時,我們的預測是,人工智能也將導致更強調領導力的“軟”要素 人格特質、態度和行為,使個人能夠幫助他人實現共同的目標或共享的目的。 

領導力從要素的轉變並不是AI時代使然。 統合分析研究回顧了50年的研究表明,在預測領導效能時,好奇心、外向性和情緒穩定等人格特質的重要性是智商(推理能力的參照指標)的兩倍。

但是,我們在多大程度上能依靠幾十年來學術界力求界定領導力的一面的特質、特徵和屬性呢?一方面,領導力經過了數千年的發展,其基礎發生變化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人們不能否認環境變化可能對重塑使領導者有效能(和無效能)的關鍵技能和行為有著潛在影響。在我們有史以來的某個時候,可能隨著語言的出現,領導能力從身體轉向認知技能,以替代氣力和力量為代價,開始重視智力和專業知識。同樣的道理,人們會期望當前的人工智能革命,可以將領導力的資料驅動方面加以普及化和自動化,將領導力的元素授予人類。一直以來,我們的研究表明,在一個激烈崩解和快速、模糊改變的人工智能時代,我們需要重新思考有效領導力的本質。某些特質,如深領域專業、果斷、權威和專注短期任務等,正在失去他們的標誌,而謙虛、適應性、具遠見和持續高投入等,可能會在領導力的更多敏捷類型扮演關鍵角色。讓我們進一步看看這些能力:

謙遜:

在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與知道你所做的一樣有價值。 不幸的是,在每天獲取的大量且多樣的新資訊下,領導者往往被屏蔽而無法學習新的發展。 AI時代的領導者需要樂於學習,願意開放去尋求組織內外的意見。 他們也需要信任別人比他們知道更多。 這種知識很可能來自20歲以下或者組織階層下三個層次。 在AI時代,一位有效的領導者明白,地位較低或經驗較少的人並不意味著他們不能做出重大貢獻。

像雀巢這樣的公司已經實施了廣泛的逆向輔導計劃。 這些舉措旨在使學習接受、歡迎和利用團隊成員、同事和員工的知識以使業務受益的過程制度化。 謙虛可能聽起來不符合需要散發出自信和權威的形象。 然而,自信和實際能力之間總是存在很弱的關係,真正的專家通常比專業知識很少或沒有專業知識的人更謙虛。 正如英國哲學家Bertrand Russell廣為人知的註解,“這世界的麻煩是,愚蠢者過於自信,而聰明者充滿疑惑”。 

適應性強:

在組織層面上,適應性意味著隨時準備對機遇和威脅進行創新和應對。在個人層面上,意味著對新觀點持開放態度,甚至在傷害或威脅自我時也能改變觀點,並能夠將修改後的觀點有效地傳達給相關的利益相關者,包括同儕、團隊和顧客。在人工智能時代,改變自己的心意,在過去往往被認為是軟弱或缺乏信念的跡象,應該重新被認知為是一個優勢當其能增進決策力時。適應性強的領導者在情況需要時並不害怕採取新的行動方式,他們的適應性使他們在面對挑戰時,能夠專注於學習而不僅僅是如何做對。

西班牙銀行BBVA執行長Carlos Torres Vila負責監督公司從傳統的實體銀行轉型成為數字時代最成功的金融服務機構之一。他通過培育一種鼓勵敏銳度、彈性、協同和作、企業家精神和創新的變革文化來應對行業的崩解。

願景:

願景一直在有效領導中扮演關鍵角色。 但是,在一個以快速的技術和商業模式崩解為特徵的人工智能時代,清晰的願景更為關鍵,因為追隨者、部屬和員工對於應該去哪裡,應該做什麼以及為什麼是更不清楚的。 有清晰願景的領導者對這些問題有著令人信服的、有意義的答案,並且能夠更有效的傳達溝通這些問題。 而且,願景允許領導者實施必要的組織轉型,而不需要屈服於短期利益。

AmazonTeslaFacebookTencentAlibabaGoogle等當今數位巨頭的許多領導人,即使面對巨大的短期不確定性,也已經明確闡述了他們的組織願景。

高投入:

最後,為了在AI時代取得成功,領導者必須始終與周圍的環境保持融入,以便適應和調適,那些威脅(干擾者)或支持(潛在夥伴)願景的信號而非噪音。 敏捷領導者需要保持高投入,但他們也需要找到方法來保持團隊的高投入,特別是當進展變得艱難,道路變得挑戰時。

AI時代可以越來越多地使用數位化手段來完成高投入。 例如,德國電子商務巨頭Zalando為高層管理人員實施了各種數位化工具,以獲取和回應所有員工感興趣的話題。 這些包括zTalk,一個實時聊天應用程式; zLive,一個全公司的社交內部網路; zBeat,一個定期調查員工當前工作經驗的工具。 

這一切是否表明AI時代的領導力是完全不同的? 不,但有兩個關鍵的區別。 首先,領導者的技能將繼續因智能機器而黯然失色,而他們的技能將變得越來越重要。 其次,雖然永恆的領導特質,如正直和情商無疑仍然是重要的,但AI時代的領導者需要謙虛地對待他人的貢獻,適應在他們的道路上所面臨的挑戰,堅定不移地在這條道路上實現他們的終極目標,持續地融入圍繞著他們的不斷變化的世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