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享‎ > ‎

內在勇氣的領導力

張貼者:2014年5月10日 上午9:18Jim Hwang

有一位主管在報名參與「內在勇氣的領導力」課程時提到,他覺得要做一位成功,有影響力又有親和力的領導者好難,跟下屬之間要保持良好,友善的關係又可以俱有影響力跟魄力讓事情可以在時間跟環境變動的高壓力完成,這之間究竟要怎麼平衡?

休士頓大學教授以及暢銷書『脆弱的力量』作者布芮尼 布朗博士 Dr. Brené Brown對領導力做了一個註解:領導力是那處在不確定性裡的能力,能夠撐住那個空間引領人們度過那個不確定性,去冒險以及管理情緒露出。而這樣的能力也是Dr. Brown從他多年的研究資料裡所得到對「脆弱」的定義。『脆弱的力量』原英文書名:Daring Greatly 的由來是因為布朗博士受到美國羅斯福總統以下的這段演講而來:

榮耀不屬於批評的人,也不屬於那些指責落難勇士,

或挑剔別人應該做的更好的人。

榮耀是屬於站在競技場上的勇者,

屬於臉上沾滿塵土與血汗而英勇奮戰的人。

他有時會犯錯,甚至一錯再錯,畢竟錯誤與缺失在所難免。

但他知道要奮戰不懈,滿腔熱血,全力以赴,投身崇高志業。

他知道最好的結果是功成名就,既使不幸落敗,

至少他放膽去做了…

我們對脆弱普遍有它是代表了軟弱的迷思,然而如果你從Dr. Brown研究中得到的定義:不確定性,冒險以及情緒的露出來看時,你會發現,當我們願意去傾入脆弱的時候,正是我們展現我們的勇氣的時候。

在職場上,我們似乎已經習慣了武裝自己,修飾自己,希望經過修飾,調整過的自己可以更符合其他人對我們的期待。完美主義便是一個我們常用的武裝,因為我們認為只要我把事情做到別人對我的期待,我們便可以免去被批評的痛苦。武裝自己,看起來比去展現出真實的自己要容易又安全多了。

然而,當我們進入一個職位或是角色時,我們更是容易會開始對這個角色有一些社會認知,或是我們會期待別人對我們有一些身份的認知,不管我們在哪個位子,只要我們想要達到別人對我們的期待,或是想要讓別人對我們的身份有特定的認知時,我們肯定會陷入更深的痛苦,而為了避免感受到這樣的痛苦,我們會做出更多的策略來隔離它,久而久之,我們離真實的自我變越來越遠,也越來越不容易展現出我們真實的那一面。

哈佛教育研究所教授Robert Kegan曾經在哈佛商業評論發表一篇名為“MakingBusiness Personal”的文章中提到,許多的人在工作中花了許多的精力跟時間在做第二份無償的工作---那就是努力的在維持他們的名聲,努力的表現出最好的自己,然後把自己的不足對他人甚至是自己隱藏起來。Dr. Robert Kegan 認為這是組織當中最大的資源浪費。

如果組織中沒人需要做這第二份工作會發生什麼事?如果,與其要隱藏不足,每個人都可以放心地承認自己的不足並且從中學習?如果公司可以建立起一個讓每個人視錯誤為學習成長的機會而非失敗的文化,那麼又會是什麼樣子?在組織當中,如果領導者與管理者還有員工不能展現真實自我時,整個組織所需要付出的代價是非常大的,包括了團隊的凝聚力,彼此間的信任,組織的創新等。因為真實地展現我們自己,我們之間才有可能建立完全的信任,我們才能真正與他人連結。

但是,許多人都會同意尤其是在職場上要真實地展現自己是很困難又冒險的,如果真實的我不夠好怎麼辦?如果我對於被交辦的案子沒有辦法處理的話,該說出來嗎?說出來的代價是什麼?如果下屬清楚的讓你知道這個案子的失敗跟你的決策有很大的關係時,你真的能接受這樣的回饋嗎?

正因為展現出真實的自己會令人感到脆弱,因此更需要有勇氣的領導者開始由上而下來開始建立一個可以讓人感覺安全的工作環境,領導者必須要開始學習如何有意識的,有界限的來展現真實,學習如何與人建立起信任感,如何成為團隊願意放心地大膽的去創新的後盾。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複雜的,因此,唯有透過自己真實的去感受,去學習了解自己,願意讓自己踏進那不確定,冒險與情緒露出的真實內在,我們才可能知道如何去引導其他的人,當他們面對他們的脆弱時,他們所需要的支持,並且知道他們會需要什麼工具來通過這樣的過程。因此,「內在勇氣的領導力」課程正是為了想要可以真正成為一位俱有影響力,又可以保有真實自我的領導者所設計的。這是一堂根據Dr. Brené Brown 13年來在展現真實跟建立連結上的研究所開發出來的一個體驗課程,藉由體驗如何建立安全的環境,如何建立信任,開始學習踏入那個令人感到脆弱的不確定性與冒險當中,進而學習面對這些不確定性與困難情緒的應變力,讓自己成為更能勇敢的全心投入,真正可以鼓舞人心的領導者。

作者:睿信管理顧問有限公司資深教練  Annie Liou

Comments